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三角梅

无论社会如何进步 我永远是贤妻良母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难忘的兄妹情  

2012-06-07 20:57:5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2012.6.7.

   我是上世纪文化大革命中老三届最小的初中毕业生,因为家就住在城乡结合部,城乡混居的特殊环境使得一家有两种户口早己是司空见惯的事,我家也是这样,尽管同住一个屋檐下,却有两个户口本,城市的红色户口本和农村的蓝色户口本……

因为父母在沧州家乡时给财主当长工,我们村子就只有一家地主,全村的人全是佃户,拥有自己的土地当家做主人是我家几代人的心愿,当父母为了求生存远离家乡出来闯世界时,买地很自然就成为祖上交给父母的头号任务,所以,父母历尽苦难来到这座小城之后,丝毫不敢忘却爷爷奶奶的叮嘱,他们省吃俭用,终于在解放前夕买了几亩薄地,也正是因为这几亩薄地,人民公社成立后,父亲和两个哥哥留在城里,而娘带着我和姐姐连同那几亩薄地一起加入了人民公社,成了农业人口。

  当我要从学校走向社会的时候,眼看着同学们大多数都积极相应伟大领袖毛主席”到农村去,到乡下去,到革命最需要的地方去“的伟大号召,纷纷到乡下去了,他们成了那个时代的一大批有志青年,而我要回乡,回到有我家几亩薄地的人民公社,去当一个真正的农民。

  我怀着一颗看似浮躁的心回到村里,尽管我家住在小城的繁华街道,可我是农业户口,面朝黄土背朝天的野外劳作将是我这一生的工作,其实,我也从心里羡慕那些城市户口的玩伴和同学们,他们是社会的栋梁,是祖国为他们的前途做出的安排,他们上山下乡是听毛主席的话,是革命青年,他们很光荣。

而我,没有享受那份殊荣的权力,只有一条可以走,那就是回乡,因为我本身就是农民,虽然当时也给我们这些人戴上了一道光环“光荣回乡”,可是在我们这些人的心中,根本就没有感觉到那是一道光环,那只是对我们这些“十年寒窗”的人给的一点点心灵安慰而已,因为我们这些回乡的人群里,有很多是学校里的学习尖子,尤其是高三的大哥哥大姐姐们,他们正面临高考,而且连志愿都添写好了,可是那场运动使得他们没有了深造和学习的机会,更谈不上为国家作更大贡献的机会,只有“上山下乡”和“光荣回乡”才是我们这些求学者唯一的出路。

  我们各奔东西了,没有离别的宴会,没有舒展雄心壮志的舞台,没有更多的语言,甚至连一张毕业照都没有留下就散了,大家看似心朝澎湃的样子,而心灵的深处多了几分对未前的担心和渺茫……

  我开始在生产队参加劳动了,因为没离校前我曾帮助村里搞过文艺宣传队,所以,我是村里“挂了号”的人,很多人的眼球总是在我这里转,村里,生产队里有个活动大都派我去参加,渐渐地朋友自然就多了起来。

 平时,下地干农活,和那些农民一样,每天要出三次工,天亮就要去地里干活,大约两小时后回家吃早饭,当然,正常的上下午工作时间也要照常,晚上收工要等到太阳落山,农民把每天的三次出工叫作“三开香”。晚饭后还要开会,搞运动,写批判文章,真是太累了,加上我从小娇生惯养,对农活一窍不通,这下可苦了我,锄地时大家一字排开,每人一条垄,眼看着大家飞快地锄到前边,而我总是远远地落在后面,不是把苗砍掉了就是把草留下了,连滚带爬也赶不上人家,生产队长从我身旁路过检查时,总是不时地帮我拔去未锄去的草,见到被我砍断的苗时,他边摇头边叹气,每到那个时候,我总是偷偷地掉眼泪……

 有几个人开始注意我了,他们锄地时总是离我很近,见我跟不上就连忙帮我锄一块,有时他们把自己的锄好后一齐来接我。

 我们成了好朋友,渐渐地又成了好兄妹,我们一共是六个人,三男三女,大哥姓冯,那时好象有三十岁了,他父亲曾是我们这个小镇最早的乡长,母亲早逝,下面有两个弟弟,父子四人生活很坚辛,尽管他人很好,可家里的状况实在不佳,没有哪个姑娘愿意嫁给他,去侍奉一屋子的男人,一来二去,他成了大龄青年,婚姻的老大难。可是,在大哥心里,孝敬父亲,抚养弟弟是第一位,从不考虑娶媳妇的事,他信缘份,总是很自信地说:有缘的姑娘会来到自己的身边……

他是复员军人,人很外向,有一副好噪子,大家都说他是“土中音”,每到休息时他总是给我们唱上一段评剧《夺印》里何书记的唱段“水乡三月风光好”,有时还带上表情动作,那真是一种美的享受。

  二哥姓刘,个子很高,用现在的审美现来形容他:小伙很帅。二哥人很内向,脾气很好,说话总是非常和气,和大哥有正和反的差距,可偏偏大哥和二哥的父辈很要好,他们很自然也就成了好兄弟,每当大哥二哥在一起时,总是大哥在那里滔滔不绝,而二哥也只是不时地笑笑……

  二哥也有二十六七岁的样子,还没成亲,未婚妻是下乡青年,在他家住过一段日子,两个人相处的还不错,可女方就是不想早嫁,她的家在外地,几年后,她变心了,回家后就没有再回来,二哥白白等了她几年,再后来,二哥年龄也偏大了,加上农村太苦了,他从外县娶来了一位二嫂,她人很善良,会持家过日子,对二哥父母也很孝顺,只是个子不高……

 三哥姓张,家中兄妹好几个,哥哥姐姐们都有工作,只是他和妹妹留在母亲身边,父亲早逝,三哥中等身材,高中毕业,为人处事很得当,二十三岁,小伙子很不错。

 华姐是我们姐妹中的老大,她大我三岁,那时她己经恋爱,对方是工人,家也在这座小城,热恋中的她总是以非常幸福的样子出现在我们面前。

 带娣妹妹最小,我排行老二,她其实只是比我小几个月,三妹天生有几分姿色,很可爱,她总是一副男孩子的样子,有时三妹会当我的‘保镖’,和她在一起很有安全感。她们全家都是农民,父亲在村里的渔业队,每天要出海打魚。

 知所以父母给三妹起了‘带娣’这个名子,是因为她上面还有一个姐姐,当她来到这个世界时,原以为会生个男孩的父母很失望,所以取名‘带娣’,想让这个本不应来到人世间的女孩能为家里带来一个男孩,她没有令父母失望,在她五岁时,母亲又接连生下两个弟弟,虽然儿女双全了,可日子却越过越紧巴。

 我们兄妹六人很谈的来,哥哥们自然有力气,姐妹中只有我是最笨的,每当我又不小心锄掉了苗,心直口快的大哥总是批评我:二妹!你长点记性好不好?照你这样儿干活,到秋天我们会喝西北风度日的!每到这时,二哥三哥会说:二妹,别急,慢点,有我们接你。三妹会追着大哥跑,边追边喊:“你再欺负二姐我打死你!”

  我们就是这样度过了很长一段时间,哥哥们对三个妹妹真是无微不至,有时我们会把无名火发到他们身上,除了大哥有时会申辩几句以外,二哥和三哥总是笑着面对我们的不讲理。

秋天,要刨红薯了,我们六个人正好三组,三个哥哥每人一条垄在前面刨,我们姐妹分别在后面收拾他们刨出来的果实。

  一天,三妹没有来上工,我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,到了第二天,她红着眼睛来了,见到哥哥们她的泪水又流下来,原来她母亲为她找了婆家,离这里三十多华里,说是带她走亲戚,没想到是去男方家订婚,三妹当然不从,可是在人家那里又不好和母亲闹僵,只好回来后和母亲讲理,可父母根本就太理会她的感受,所以才闹翻了天。

 三妹的举动还有一个重要原因,她喜欢三哥,三哥也喜欢这位朴实泼辣、有男孩性格的三妹,好象哥哥们和华姐都看出来了,只有我没心没肺的一点都注意到……

 接下来就是三妹抗婚,那可真是闹的昏天黑地的,记得有一天我去她家,三妹站在炕上,面向窗外,大声喊着:我死也不嫁!泪水向断了线的珠子一样。

 三妹的反抗征服了父母,三哥和她正式交往。尽管两人很要好,可三哥有位守旧的母亲,她不喜欢女孩子太争强好胜,喜欢那种古典女孩。三哥又很孝顺,从来都是对母亲言听既从,所以,那段用泪水和勇力争来的爱情还是没能修成正果。

  一年后,二哥抽到青年突击队当队长,我调到民兵连任专职指导员。一九七六年九月,我和二哥同一天加入中国共产党,这时,三哥当了民兵排长,华姐嫁人有了孩子自然不来上工,大哥仍留在生产队,和三哥在一起,三妹也嫁给了心爱的人。

  许多年以后,我又随丈夫回到这里时,三哥早就当上了村长,大哥也等到了有缘人,并且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,二哥还在村里工作。

 如今,我们都步入了夕阳的行列中,兄妹六人虽然同在一个小城,但见面的机会很少,每次见面时还是那么亲切,我们有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:永远不忘那段兄妹之情……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5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