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三角梅

无论社会如何进步 我永远是贤妻良母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冷战”?  

2010-08-23 00:21:0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早晨,清打来电话,说是心情不好,要找我聊聊天。

      吃罢早点,我如约来到这个不大的咖啡屋,因为太早了,人家才开门营业,里面有几位客人,我便在离窗子很近的地方坐下,点了两杯咖啡,告诉服务员晚些上,单等清来时我便一眼看见。

      还没有清的影子,我便打探起这间以‘缘梦’为名子的小屋,老板是一位不到三十的少妇,具说店是以她们夫妇名字而命名,当年她和老公是上大学时认识的,因为遇见了夏天突然降下的雷阵雨,梦和缘双双躲进咖啡屋避雨而相识,那天避雨的人很多,为了理直气壮地呆在店里,他们同其它避雨的一样,也点了咖啡,缘见到对面端庄秀丽的梦,为了显示他很男人,对服务员说:“一杯咖啡,不加糖!”可当他喝的时候说什么也咽不下去,太苦啦!

     缘天生怕吃苦的东西,他有点后悔装样了。对面的梦看在眼里,为了不让缘难为情,梦说:“这种咖啡放点糖味道更好一些。”然后给缘的杯子里也放了块方糖。

     “是吗?我以前总是不放糖的,今天就尝尝这放糖的吧!”缘边嘴硬边又自己放了两块。

      梦偷偷地笑了,缘也傻笑了……

      雨停了,太阳出来了,天空出现了彩虹,美极了,照在梦的脸上更显秀丽。缘喊服务员买单,梦自然也在掏钱,当服务员递上单子,缘打开背包,天哪!钱包不见了,背包上有一个用刀划过的大口子,这是遇见扒手了,什么时候呢?缘象泻了气的皮球一样,心里这个气呀!

    “服务员小姐,我和这位先生的单一起买吧。”梦拿出四十元把单全买了。

     ……

     缘和梦走进了婚姻的殿堂,‘梦’,这位江南美女随丈夫‘缘’来到这座新兴的现代化北方城市,双双受聘于一个大型外资企业,如今,儿子己会喊爸爸妈妈,但是那段咖啡屋的故事总是不能忘怀,所以才用两人的名子开了这家小店,这是他们‘爱的小屋’,不为挣钱,只是用它来回忆、来经营这一生的爱……

    ……

     清的身影很快进入我的视线,我忙起身迎她,落坐后我习惯地看了一眼淸,只见她一脸憔悴,布满血絲的双眼含着泪水,我很着急:“清,你怎么啦?是生病了还是出了什么事?”我象连珠炮一样问起来。

    “我们分居了,我们冷战了,今天己经好几天了,他没有跟我主动说过一句话。”清很伤心。

    “为什么?他有外遇啦?他变心啦?不能啊!你们可是出了名的恩爱夫妻呀!”我要急死啦!

    “不知道,也许是有点审美疲劳,可能是整天面对我这张老脸累着了吧!”清在不停地擦眼泪。

    “怎么会?开玩笑吧?你家瑞可是好男人。”我可没啥说的啦。    

    “可是,他怎么能这样对我?当初说好要相爱一生的,不然,我怎么会嫁给他?”清越说越伤心。

      ……

     清和丈夫瑞是文化大革命中老三届里最小的一届学生,响应毛主席:知识青年到农村去,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上山下乡,在乡下,他们在一个青年点里劳动,生活,瑞,长的人高马大的,有力气,是青年点的队长。而淸天生瘦小,是那种小巧玲珑的人,她是独生女,父母有一份很好的工作,收入在那个年代算是很高的,可淸不娇气,男孩子们有个小针线活,比如补个补丁,缝点什么东西都来找淸,清呢?也有求必应,男孩子都挺喜欢他,瑞,就是追求者之一。

     瑞家条件不好,他是家里最大的孩子,兄弟四人,母亲没有工作,全家只靠有点技术的爸爸那有数的工资。虽然瑞很喜欢清,但自认为配不上她,很自悲,可淸偏偏就看上了瑞,当时清的父母还反对过,但淸非瑞不嫁也就顺水推舟成全了他们,婚后淸总是从娘家拿东西,跟家里要钱来贴补婆家,下边三个弟弟都是淸给他们操持婚事,淸的父母帮助解决工作,在瑞的家人眼中,淸是上天赐给他家的救星,公婆都是清在照顾,总之,淸是这家的功臣。

     瑞有份很体面的工作,而且很有工作能力,因此职务也是越提越高,虽然职务变了,可对淸的那份爱絲毫没有变,歌午厅从来没进去过,桑拿房对瑞来说是禁区,从来洗澡都是进大众浴池,反正有点不正的地方从来不去,朋友们送他外号‘板儿哥’。清也总在姐妹面前风趣地说:我永远相信我的实力!

     可这次是怎么啦?在职时都没有出轨,退下来道有‘情况’啦?

     正聊着,店门开了,进来了瑞,淸背对门而坐没有发现,瑞向我示意不要惊动淸,见瑞的表情,我暗喜,他们之间不会有事,大慨是淸太敏感了。

     瑞悄悄地坐在淸的身旁,象背课文一样说了这几天的事:“对不起,老婆,让你伤心了,这几天我胸部疼的历害,夜里不能入睡,怕影响你休息,我睡在书房,为了不让你担心,我自己偷偷去了医院诊治,刚刚取来检查结果,没事,我到处找你,有人见你进了这爱的小屋,我就追来了。”

     说罢,瑞给淸深深地躹了一弓,然后抱起小巧的淸转了一圈。

     冷战结束,这就是寻常夫妻,淸不好意思地笑了,那么灿烂的笑容,嘴里还在说:

    “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……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0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